• <small id='0wh4cvwl'></small><noframes id='jp1ha0e4'>

      <tbody id='5pbxi7di'></tbody>
  • 16 2020-10

    家乡的竹笋

    责任编辑:冰岚   文章来源:本站

    父亲从老家特意给我捎来竹笋让我尝尝鲜。 妻很擅长烹饪,在她精湛的技术下,一盘清炒竹笋已经放到了桌子上。 我细细地品咂着那股特殊的清香味儿,感觉到它正在化成一股冰凉甜润的汁液渐渐地浸进骨髓中,深深地渗进了记忆的沃土里。 家乡的竹笋引领着我走进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个特定的农村环境中。 那时侯家里比较穷,生活很清苦,父母亲每天两头黑地忙,却只能勉强挣来填饱我们饥肠的粗食,除此之外,家中就再也没有可食之物了。 我们的双眼就馋馋地盯着邻家竹林中那有限的几株稀稀落落的竹笋愣愣地出神,并不停地吞咽着清口水。 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我和二哥便趁邻居不在,偷偷找来小铁锹,挖起竹林里的竹笋来。 许是听到了动静,邻家大娘“吱呀”一声打开后房门,吓得我们赶忙打住。 逃跑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低着头站在竹笋旁,万分尴尬地等待着接受即将到来的惩罚。 岂料,大娘却微笑着和蔼地对我说:“挖吧,多挖点回家煮,没关系的!”说完,她又关上门回家中了。 晚上,我们终于尝到了一次鲜美的竹笋大餐。 后来,父亲在我家新房盖好后,在屋后的空地上,也移栽了一些竹鞭。 从此,盼望它们繁殖茂盛就成为我眼巴巴的祈望。 可喜的是,这竹子生命力特强荷花的散文,只要将其埋进土里,很快就能成活,并且繁殖很快,不几年便长成蓊蓊郁郁的一片了。 当竹林里长满了竹笋,一家人去采摘,那是一年之中最快乐的竹林聚会。 大姐、二哥、三妹和我,一手提篮,一手拿铲,欢快地奔向竹林。 绿绿的竹叶下,竹笋早冒出尺把高了,密密麻麻的立在绿草中,有的像一把把刺向空中的利剑,粗壮有力;有的褪下外壳,像一个个欲脱还羞的婷婷玉女,纤弱柔嫩。 我们手脚利落地采挖着荷花的散文,尽情地说笑着,满竹林里回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古人言:“心中喜乐,口欲歌之……”不时,大姐、三妹哼起流行歌曲作文,逗得布谷鸟也不住的婉转啼鸣。 竹笋青翠年年长,时光蹉跎岁岁移。 从农村中走入城市生活的我很少尝到家乡的竹笋了,可只要家中竹林里的竹笋成熟时荷花的散文,父母亲总要带点来给我们尝鲜。 这时,我那根用于感知岁月流逝的敏感神经还是会被轻轻地牵动,并弹拨出一串颤颤的音符。 哦,家乡的竹笋呵,永远长在我的心中
    荷花的散文 毕淑敏散文 萧红散文集

    <small id='xhv55ut1'></small><noframes id='7aqbe1j8'>

      <tbody id='5dumqg7s'></tbody>

  • <small id='sglrdjue'></small><noframes id='pjy6wxl6'>

      <tbody id='fpb6laa4'></tbody>